首頁 新聞中心 要聞

洪痕碑 南充人抗洪救災、治水興水的見證

2019-06-21 09:42 南充新聞網

濱江大道河堤上的洪痕碑模型 羅天文 攝

濱江大道河堤上的洪痕碑模型 羅天文 攝

刻在白塔嘉陵江大橋橋墩上的洪痕表

刻在白塔嘉陵江大橋橋墩上的洪痕表 記者 張松 攝

在市濱江大道中段河堤上, 矗立著兩座高約10米的方形雕塑模型, 這是擬建的洪痕碑。 在咫尺之遙的白塔嘉陵江大橋橋墩上, 則是以前鐫刻的兩張洪痕表。昨(20)日,記者踏訪了南充洪痕碑所在地, 這些具有象征性的標記再現了嘉陵江沿岸居民治水和保護家園的動人故事。

洪峰襲城 歷史上三次大洪峰過境

在濱江大道中段白塔嘉陵江大橋上游的河堤上,曾有一尊方形石碑,正面有隸書的“洪痕碑”三字,左側有碑文,簡略記述了新中國成立后南充主城區遭遇的最大洪峰過境情況。

第一次大洪峰過境發生在1981年7月15日。當時,南充城區三分之二以上面積進水,居民們被迫往西山、舞鳳山等地勢較高的地方遷移。據南充縣志記載,嘉陵江南充段水位最高達276.25米, 淹沒了全城92條街巷(占街巷總數的78%)、市郊21320畝農田(占耕地面積的40%),導致2429間房屋倒塌,1萬多間房屋成了危房,經濟損失達4300萬元。經過方方面面的努力,抗洪救災取得勝利,沒有淹死一個人,也沒有發生瘟疫。

第二次大洪峰過境發生在2010年7月27日。當時嘉陵江最高水位達271.91米,南門壩、濱江大道、玉帶路、絲綢路、五星花園周邊區域被淹成澤國,全城交通中斷。各街區均有志愿者服務,居民們并未大規模搬遷,而是將小區一樓住戶的居家用品轉移到二樓以上,即便是在一些老舊居民院落,人們依然理性對待不期而至的洪水。

第三次大洪峰過境是2018年7月12日。嘉陵江最高水位達到271.70米,南充城區除了老西河橋出現少許倒灌導致表方街、 紅花街大面積積水和富春花園等處有短時少量積水外, 大多數街道和小區并沒有進水。

“嘉陵江南充段警戒水位是270.8米,保證水位是272.3米。”采訪中,市水務局相關人士介紹,如果超過警戒水位線,就會發生洪澇災害。近年來,隨著城市綜合設施和防洪澇災害的能力不斷提升,南充城區沒有發生較大洪澇災害。

抗洪搶險 感人場景歷歷在目

南充城市依傍嘉陵江而建, 每年汛期,嘉陵江都會出現過境洪峰。沿江兩岸居民經歷的一個個抗洪搶險場景, 至今仍是整座城市的集體記憶。

新中國成立以來, 南充人感觸最深的仍是1981年的特大洪災。當時,不只是民兵、駐軍官兵全員出動,就連機關、工廠、 學校等單位也組織了抗洪搶險突擊隊。家住模范街的孔尚義介紹,當時他才10多歲, 見鄰居家里一位七旬老人被困水中,他連忙沖過去背起老人就往外跑。“可以說,1981年特大洪災是不幸的,但是通過這場災害, 南充人向世界展示了團結勇敢、不怕困難的精神面貌,顯示了整座城市的城市精神。”孔尚義如是說。

隨后,峨眉電影制片廠攝制組一行80多人抵達南充,拍攝了以南充抗洪搶險為背景的紀錄電影《特急警報333》。這部電影用虛構的故事總結了南充人在抗洪搶險過程中展現出來的精神力量。“也就是在那一年,南充人在濱江大道中段白塔嘉陵江大橋上游的河堤上豎起一座碑,以示紀念這次特大洪災中的感人故事。”南充民俗史研究者、作家朱興弟介紹,這座碑承載著南充市民的特殊情感,一直在2000年濱江大道改造時才拆除。

記者獲悉, 目前濱江大道景觀風貌正在打造中,并將重建洪痕碑,以紀念歷史。不久前,順慶區有關部門在洪痕碑原址附近建了兩座洪痕碑重建方案模型,待審批確定后將予以復建。

治水興水 抗洪防澇能力增強

記者從市水務局了解到, 每次洪峰過境,南充都會刻表測水。近年來,即便過境洪峰數次高出警戒線,南充主城區依然安然無恙。

市防汛辦相關負責人席浩文介紹,近年來,嘉陵江南充段已全部完成河堤建設, 河道防洪能力提升數十倍。南充主城區自2012年以來,一直加大城市排水管網整治和建設,目前已成功消滅14處內澇點。 為了進一步提升城市防洪能力, 市防汛辦與嘉陵江上游各梯級電站建立統一的水情調度機制, 在洪峰來臨時統籌協調各電站蓄水位, 以此調節江道洪峰流量。

席浩文特別介紹了南充中小河流水文監測系統的建設情況。他說,我市中小河流水文監測系統分兩期進行建設, 主要以完善中小河流水文監測預警體系為目標, 充實完善水文站、水位站、配套雨量站等監測站點, 利用自動監測與遠程遙測技術、通信及計算機網絡技術、數據庫技術等專業技術, 基本建成覆蓋南充轄區中小河流的水文監測體系,提升了中小河流監測能力、 應急機動巡測能力和洪水預警預報能力,并為水資源開發、利用、保護和管理提供基礎服務。 第一期建設已于2013年9月竣工驗收,第二期目前已基本完工, 預計今年下半年開展項目審計并提交竣工驗收申請。(記者 張松)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快速赛车计划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