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中心 快報

成都女子“打5元麻將被拘15日” 警方被判賠四千七

2019-06-23 09:59 華西都市報

成都溫江人王彬如怎么也沒想到,8年前的夏天,她和親戚打“5元麻將”,被公安機關定性為賭博,對其行政拘留15天。

王彬如不服,一路申訴,還驚動了最高法。去年6月,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判決,撤銷公安機關作出的行政處罰決定。

6月22日,此事又有了新進展。王彬如收到成都市郫都區人民法院作出的判決,法院判令溫江區公安分局于判決生效之日起30日內,向王彬如賠償4739.1元,并向其賠禮道歉。

與親戚打5元麻將 女子被警方拘留15天

王彬如回憶了8年前的一幕。2011年8月19日下午,王彬如和親戚任恒全、劉瓊三人相約在溫江城區一茶樓內打麻將。“那天很熱。”為了避暑,三人開了一個包間,準備打麻將消磨時間,“我們玩的‘血戰到底’,5元起步。”

大約3小時后,房間里突然進來4位民警,以涉嫌賭博為由,將3人當場抓獲。看著民警將桌上的575元錢當“賭資”收繳,王彬如等人懵了,甚至有點哭笑不得,“怎么打個5元麻將成了賭博?”更令他們想不通的是,其他房間也有客人打麻將,“為什么就抓我們?”

第二天,溫江區公安分局根據《治安管理處罰法》,對王彬如行政拘留15日,并處罰款1000元。

拘留所內自學法律 她堅稱:我沒有犯法

在拘留所內,王彬如認為,她受到的處罰和相關規定存在出入。為此,她找民警要來了法律類書籍,只有初中文化的她,每日研讀條例。

“根據《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七十條規定,以營利為目的,為賭博提供條件的,或者參與賭博賭資較大的,處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罰款……”她強調,自己就是和親戚朋友打打牌,娛樂而已,“既不營利,數額也才575元,咋可能是搞賭博嘛?”王彬如堅持認為自己沒有犯法。

從拘留所出來后,王彬如開始了上訴之路。

那時她的兒子剛滿20歲,“媽媽又沒干壞事,為什么會被拘留呢?”對于這段經歷,王彬如對家人欲言又止,想要說些什么,卻不知從何說起。每當她試圖去解釋時,家人、朋友投來的眼光,總讓她心里一陣發怵。

“對于一個農村婦女來說,進看守所就是最大的包袱。”王彬如苦笑道,“最害怕的,是親人和朋友的遠離!”王彬如特意強調了“遠離”這個詞。

“我從來沒想過放棄。”她說,周圍很多人都問過她,“不就是15天時間而已,干嘛要去爭啊!”“放棄了吧!”王彬如說,自己就是想討一個清白,“幸好,兒子自始至終都相信媽媽不是壞人。”

省高院判決:撤銷公安機關行政處罰

為了籌集打官司的費用,王彬如開始四處打零工。2011年底,她和親戚將溫江區公安分局告上當地法院,要求撤銷行政處罰決定書。法院認為,根據《四川省禁止賭博條例》規定:凡以財物作賭注比輸贏的活動,都是賭博行為……”本案事實清楚、證據充分、程序合法、適用法律正確。

之后,市省兩級法院均駁回其上訴、申訴。

2015年,王彬如看到了一絲曙光。當年1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四川省高院再審本案,再審期間,中止原判決的執行。同年,王彬如在溫江永寧鎮上開了一間茶坊。店里來的客人,多數也都知道她的遭遇,有客人經常問她:“王姐,你的官司打得咋樣了?”她都會笑著回應:“還在解決,能夠堅持。”

去年6月27日,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宣判:撤銷溫江區法院、成都市中級法院的判決,同時撤銷溫江區公安分局的行政處罰決定。隨后,王彬如向法院申請國家賠償。

22日,王彬如收到成都市郫都區人民法院作出的判決,法院判令溫江區公安分局于判決生效之日起30日內,向王彬如賠償4739.1元,并向其賠禮道歉。

王彬如說,她現在還不知道到底是口頭道歉還是通過媒體道歉。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快速赛车计划软件下载